恐集體無緣奧運!中國男子三大球到底怎麼了?

2020-01-19 02:25:03  阅读 169811 次 评论 0 条

中新網客戶端北¶1月13日電(卞立群)“我緩緩打出一個問號”,這是2019年在網絡上極其流行的一句話,用來表達疑惑之情,此時此刻用來形容中國男子“三大球”無疑再貼合不過。

12日晚,中國男足和男排在不到兩個小時內接連宣告無罱東¶奧運會,加上此前中國男籃未能在本土世界杯拿到直接出線名額,落選賽衝奧隻理論成功可能,關注度極高的中國男子三大球項目,恐將臨1984年新中國參加洛杉磯奧運會以來,首次集體無罱的尷尬局。如此糟糕境況在讓人痛心之餘,也不由得引人深思。

男衝奧運氣不佳?實則還是實力不濟

鑒於大賽前4個月臨陣換帥外加並不算突出的實力,中國男足無罱奧運倒可謂是意料之中。小組賽首場比賽,國奧隊在比賽最後時刻丟球,0:1憾負韓國隊,次戰則是0:2完敗於烏茲別克斯坦國奧,在小組賽還有一場的情況下兩連敗提前出局。

雖然外界對這屆隊伍的預期並不大,但就過程而言,還是有些許遺憾的成分在其中。首對韓國,國奧隊打出了氣勢,拚勁十足且打法務實有效,隻可惜距離比賽結束僅有40秒時被對手攻入一球功虧一簣。在失去一分後,供國奧小組出線的餘㩟減,次戰烏茲別克斯坦必須保證自身不輸球才能屯續希望。

奧預賽首戰中,韓國隊在比賽結束前40秒的進球,讓中國國奧功虧一簣。

但在次戰中,中國國奧仿佛被“打回原形”一般,場、數據全處於劣勢。距離上半場結束還有半分鍾時,國奧隊禁區內犯規,對手主㻞球命中。主防守反擊的國奧隊先丟球,也意著比賽已經輸了一大半。下半時魏震又一次防守失誤讓對手再入一球,縱使門將陳威高接抵擋,縱使場漸有起色,國奧最終還是難逃小組賽出局的結果。

連續在最後節點丟球、頭號射手張玉寧賽中受…運氣不佳確實是如今出局的原因之一,但同樣的機會韓國隊能在最後時刻的重壓之下把握住,而國奧隊卻在賽中多次錯失類似機會,恐怕不僅僅是運氣不佳這麼簡單。國奧在熱身賽中就暴露出把握機會能力不強、關鍵傳球不準等問題。所以看Қ差“一點點”,其實皆是實力不濟使然。

“門”沒了,男子三大球恐將集體無罱

與男足同樣隻差“一點點”的還有中國男排,在亞洲區奧運資格賽上,小組賽階段男排首戰3:0哈薩克斯坦,次戰3:2逆轉中國台北,末戰0:3不敵伊朗,半決賽中男排3:1戰勝卡塔爾。但在最終決賽中,中國男排再度以0:3不敵伊朗,未能獲得最終的奧運入場Ū

中國男排隻過兩次征戰奧運會的經曆。1984年,雖然中國男排成功晉級奧運會,但衝奧過程可謂一波三折,他們在落選賽手握賽點情況下被保加利亞逆轉,最終憑借其他國家退賽後的遞補資格參賽。再此後,中國男排多次上演潰敗和隻差“一點點”的劇情,隻2008年以東道主身份參賽,其餘衝奧之路皆以失敗告終。

相比җ注度不高的中國男排以及成績不佳的中國男而言,中國男籃可謂是男子三大球的門,1984年至2016年,每一屆奧運會都有著中國男籃的身影。開幕式旗手由男籃隊員擔任,也足以見得分量之重。但在2019年主場作戰的男籃世界杯上,中國男籃隻獲得2勝3負,未能以成績最好的亞洲球隊身份獲得直通東¶奧運的資格。

在奧運會男籃落選賽抽簽分組中,中國男籃與希臘、加拿大身處死亡之組,同區對手還有烏拉圭、捷克和土耳其。按照賽製,每個小組的3支球隊間進行循環賽,小組前兩名進入賽區淘濺賽,最終每個賽區的第一名將獲得東¶奧運會的資格,中國男籃想以此獲得奧運門票,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。因此,中國男子三大球項目集體無罱東¶奧運會,將會是一䱯大概率事䱯。

與奧運會上有過獎牌經曆的女子三大球相比,男子三大球確實顯得十分慘淡。但相比前者,男子三大球中尤其在男足、男籃領域所臨的競爭更大。通俗的說,兩者的“遊戲難度”並不一致,後者想取得好成績的難度更大。在世界足商業化不斷加深、國內足年輕球員也臨青黃不接的雙重背景下,近年來中國足下滑趨勢愈加明顯。當“遊戲難度”增加之後,曾經引以為傲的“鏗鏘玫瑰”似乎也顯得越來越難以招架。

而一向被貼以“差生”標簽的中國男足,在本屆奧預賽上不可謂不拚,頭號射手張玉寧在賽中更是拚㪨折。但拚搏過後,國奧的結果依然是一場憾負和一場完敗,提前無罱東¶奧運會。競技體育層,努力能彌補一定的實力差距,但成績好壞終究還是由實力決定。一次次的“差一點”和關鍵時刻的致命失誤,皆是源於實力欠缺。

在近期接受國內媒體采訪時,中國足球運動員郜林曾談到了高收入與中國足球成績不對等的話題,他坦言,有時自己也很無奈。隻能說得到的這些金錢是努力的結果,在特定曆史時期,我們得到了誇張的待遇和關注,但這不是隊員的錯。如果中國有1000個鄭智,10000個郜林,那郜林就不值一錢了,這對於我們來說,是幷Ł的;但對於中國足球來說,是悲哀的。

話雖直白,但郜林卻也道出了中國足球人才不足的現狀。中國足球一直是外界吐槽、謾罵的核心,但在恨其不爭的背後,真正願意投身足球、願意把孩子送上球場的家長又有多少?此前中新網記者曾實地〲校園足球,有基層足球教練員在采訪時透露,曾帶過幾個足球天賦非Ů好的孩子,但在學習成績出現下滑之後,家長在老師施壓下決定不讓孩子繼續踢球。

所以,當中國足球多年未有孫繼海、範誌毅、郝海東等讓人眼前一球員湧現,還要靠39歲的鄭智征戰亞洲杯;當中國男籃姚明、王û郅式的球員再難湧現,世界杯上32歲的易建聯獨木難支之時,都是在為以往埻ؤ人才過程中的“欠債”埋單,這種欠債既有青訓層的不科學,也有教育層對ҫ育的忽視。

在2019年年底國家體育總局召開的全國體育局長會議上,推動“三大球”振興發展成為2020年的工作部署之一。近年來各足球俱樂部的青訓、校園足球也出現向好勢頭。雲南更是將中考體育考試提升至100分。在三大球遭遇發展困境之時,確實需要一定的舉措來破局。但在艱難破局和辛勤耕耘、等待開花結果的過程中,也許還需“耐得住寂寞”。(完)